返回顶部

四川研究制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实施意见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3-14 09:31:10)  来源:四川日报  
编辑:吴娜记者 江芸涵 阳帆  

课后校内托管 叫好还要叫座

我省研究制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实施意见

3月10日,成都市双林小学学生在“430课堂”学习快乐英语课。 本报记者 阳帆 摄

近日,教育部印发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中小学校充分利用管理、人员、场地、资源等优势,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。这意味着,今后学生放学后可参加校内的课后托管班,家长下班后可从容地接孩子。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家长们普遍对这一新政点赞,但要办好课后托管班,学校还面临着场地、设施、师资等方面的现实困难,需社会各方出力支援。

教育部要求,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通过“政府购买服务”“财政补贴”等方式,对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、单位和教师给予适当补助,探索形成各具特色的课后服务工作模式。据悉,我省正在研究制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具体实施意见。

□本报记者 江芸涵 阳帆

家长点赞:

新政解了“不能按时接孩子”的难

“孩子能在校内托管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得知教育部这一利好消息,成都市民陈先生直呼“快点落实”。陈先生的儿子读小学三年级,他和妻子是双职工,家里老人身体不好,没人接儿子放学。“儿子放学后只能进托管班,他班里一半家长都选择这个方式,实属无奈。”

目前,省内城市的小学生放学时间一般在15时至16时30分。每到放学时间,校门口除了父母、老人之外,还有一些人举着各种托管班的牌子等着接学生。记者在成都城区调查发现,托管班一般分为普通班和精品班,普通班的老师管管作业,孩子不吃晚饭的每月收 500元,吃晚饭的每月约800元;精品班人数相对较少,有专门老师管学科作业,再增加点学科拓展,每月收费至少上千元。

很多校外托管班开设在学校附近的写字楼、居民小区内,但凡大一点的学校,周边随处可见托管班广告宣传单。托管班由于利润薄,为了维持运营,尽量多地招揽孩子,有的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两居室内,托管的孩子竟然多达二三十人,存在诸多安全隐患。

“娃娃们连基本的活动空间都没有,挤在一起,一个孩子感冒就传染一帮。”一个家长无奈地告诉记者,把孩子送到社会上各种课外班、托管班,增加了家庭教育支出,如把兴趣班挪到校内,将减轻家长的负担。

学校坦言:

校内托管面临安全场地师资等压力

每周一和周三16时30分放学后,德阳市庐山路小学的学生们不急着回家,而是留在学校参加各种兴趣班。在眉山市的苏辙小学,每周一到周五,学生放学后也可以选择在校内接受课后托管。

据德阳市教育局局长尹艳介绍,去年春季学期开始,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,同时解决部分学生家长长期无法在放学时间按时接孩子的困难,德阳市在6所市直属的小学开展“快乐430”公益活动。今年新学期开始,眉山市第一小学和苏辙小学全面开展课后自愿托管试点,增强教育服务功能,缓解了双职工家庭的实际困难。

课后托管减轻了家长的压力,让学生不出校门就能参加兴趣培训,获得家长们的普遍点赞。但记者调查获悉,中小学要全面推行课后托管,还存在诸多现实困难。

首先是学生的人身安全问题。“把孩子留在学校,给学校的安全管理带来更大压力,特别是学生在体育活动中难免会发生磕碰。”德阳市教育局学生科科长谭立薇说。学校的场地和设施也有不足。苏辙小学校长周吉群说,托管不是把学生留在学校看着就完了,家长还是希望孩子有所获,但由于学校功能室偏少,能开设的项目就较少,不能满足学生多方面的兴趣需求。师资紧张也是共同难题。“学生自愿参加托管班,老师也本着自愿原则成为志愿者,放学后的托管不属于常规教学范畴,还需引进更多的社会师资。”周吉群说。

记者采访中还获悉,托管费用也是困难之一。眉山市有两所学校试点开展课后托管,所需成本由参加托管的学生家长共同协商分摊,属于“低偿”,特别贫困户则免费。眉山市第一小学党支部书记郑亚琼表示,为提高老师的托管积极性,学校给老师发放一定补贴,但补贴费用与托管班学生人数不挂钩,以避免老师为了多拿补贴去动员学生参加托管。目前,两所试点学校的托管收费比眉山社会托管机构要低三分之一。

专家建言:

发挥社会合力开好课外“选修课”

记者从省教育厅获悉,针对教育部出台的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我省正在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意见。“教育部回应了百姓关切,提出了指导意见,政府发声是好事。”省教育学会秘书长、研究员纪大海认为,课后服务需要学校、家庭、社会等各方资源的有效整合,需要更具体化的操作办法和政策支持。学校除了法定正常教育教学时段的“必修课”,现在又面临非法定时间的“选修课”,对于提供课外服务的老师,应给予一定劳动补偿,这种补偿必须合法,否则难以持续。

此次,教育部明确了“课后服务工作要遵循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,有利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”。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倪云鸽博士认为,课后服务不单单是托管孩子做作业,还应当是素质教育拓展的平台。他建议,把足球协会、书法协会这类正规机构引进学校,为孩子们开设丰富多彩的第二课堂,既保障了学生的安全,又解决了学校师资的局限,还减轻了老师的负担。

纪大海还提出,对于课后服务应区别对待。比如,城市和农村的学校开展课后托管,应有政策区别;如果家长不愿校内托管,更青睐校外的专业培训机构,也应平衡不同学生的不同需求。“可以尝试把这项公益服务转化为教育券,如果不在学校托管,学生在校外机构也可以使用教育券,这样才是教育公平。”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