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
“蒙眼能辨色”“脑立方”培训班是神奇还是忽悠?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8-10 09:14:49)  来源:四川日报  
编辑:吴娜潘旭 周琳 吴振东  

原标题:“蒙眼能辨色”“七天成诗人” “脑立方”培训班是神奇还是忽悠?

新华社发 翟桂溪 绘

短短几天时间“开发”孩子右脑,提高学习潜能,甚至达到“蒙眼辨色”“七天成诗人”“过目不忘”……

近日,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调查了一个名为“脑立方”的培训机构。该机构号称在全国有120多个教学点,培训学员超过2万名,并在上海设立了教学总部,注册了12家分公司。

在上海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、对“无证无照”教育培训机构进行逐步关停的大背景下,仍有披着“神奇效果”外衣的培训班趁着暑期忽悠学生和家长。

A

学费近七万元称一小时可创作二十首古诗

在这个暑假,每天早上9点前后,位于上海市周康路一座写字楼里,等着上电梯的队伍常常排到楼外。其中,大部分是家长带着孩子,去参加一个名为“脑立方”的培训班。

这个培训班面向6岁至18岁的学生,开设的系列课程宣称“开启右脑的智慧,促进左右脑平衡应用,提升孩子的专注力、记忆力、创作力”等。

记者参加了一堂面向家长的宣讲会。会场满满当当坐了来自全国各地家长近百人,“脑立方全脑应用亲子导师”丁士千向家长宣讲“脑立方”的神奇效果:“超感心像力”课程提升孩子专注力,蒙着眼睛也能辨别物体颜色;“脑屏成像”课程增强孩子记忆力,对任何文章篇目过目不忘;“超感创作力”课程激发孩子创作力,1小时写20首古诗,再不愁背书和写作文。

在宣讲会现场,两位13岁左右的孩子演示了“脑屏成像”和“超感创作”。一个孩子准备了10分钟左右后,将一段约100字的文章流畅地正背、倒背;另一个孩子则根据一位家长的名字,作了一首藏头诗。

宣讲会后,多位家长现场缴费报名。据介绍,整套系列课程收费6.8万元,包含了2天的“超感心像力”、7天的“超感创作力”、7天的“脑屏成像”等全套课程。其中,“超感心像力”是系列课程的基础,孩子在两天能“打开右脑”,实现“蒙眼辨色”,成功率为100%。

B

﹃蒙眼辨色﹄试八次错七次脑开发尚无科学理论证实

孩子经过培训真的能达到宣传效果吗?上海丁先生的孩子今年初上了“脑立方”的“超感心像力”课程,在经过所谓“右脑开发”后,发现孩子并不能做到“蒙眼辨色”,于是退出培训。

记者走进“脑立方”的“超感心像力”教室,看到孩子们闭目低头而坐,仿佛在集中精力冥想。

一位老师叮嘱来接孩子的家长说,孩子回家后每天至少要练10分钟至20分钟的“蒙眼辨色”,争取把脑门里的那个“小光球”越练越亮。孩子要通过手、额头、后脑勺等部位训练,感知出颜色,“投射”在“小光球”上。

应记者要求,“脑立方”工作人员叫来了三个受训过的孩子演示“蒙眼辨色”,分别通过手、额头等部位“感知”纸牌和塑料积木的颜色。三人共尝试8次,答错7次。工作人员解释说,可能是因为有很多陌生人在场,比较紧张,难以集中注意力。

此外,工作人员还展示了“右脑开发”的过程。他拿出一张蓝底上印有橙色圆球的卡片,让记者集中注意力盯着看,随后闭上眼睛。工作人员说,如果闭上眼后还能看到颜色和一块屏幕的话,就证明记者的大脑是可以被开发的。

“这与大脑认知无关,属于视觉补像,就像对着太阳看后闭上眼睛会有光亮。”华东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教授蔡清说。她解释,目前,世界上确实有关于用指尖阅读方面的研究,但还没有任何理论能够证实,视觉以外的人体功能可以感知图像和颜色。

在“脑屏成像”和“超感创作力”教室,记者看到,学生们反复训练记忆力和作诗。根据“脑立方”方面的说法,在“打开右脑”后,孩子的脑海中会呈现要背诵的段落和要作诗的场景,只需“照着念”和“照着写”即可。当记者以《新上海》出题时,一位来自外地的学生现场作诗:“酒店住大厅,公较(交)坐车玩”。

蔡清认为,科学界公认,左右脑本是以不同的方式协同运作的,并不存在“打开右脑”一说。“况且,在5分钟至10分钟内背出一两百字的文章,本来就很正常。”

C

无办学许可却设私塾有孩子辍学走穴

据悉,“脑立方”总部位于内蒙古,企业注册名为“内蒙古脑立方全脑应用训练中心股份有限公司”,注册日期为2014年10月。其在上海共设12家分公司,未在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备案。

“脑立方”内蒙古总公司法人宋建华、上海分公司法人金骏表示,之所以未向所在地方教育部门征求意见,是因为所从事的“并非教育培训,而是潜能开发,属于一种能力训练”。

当被记者问起为何要教孩子“蒙眼辨色”时,宋建华说:“我们也不想这样表现,我说已经帮孩子开发了右脑,但家长一定要看到一个结果。”

3年间,“脑立方”已发展了120多个教学点。企业自称,还有上海徐汇等一些教学点正在建设装修阶段,同时有大量新建协议,今后还将投资办“脑立方幼儿园”。

记者发现,所谓“非教育培训”的“脑立方”还设有私塾。今年14岁的江雪(化名)就在私塾念书,学籍保留在老家河南兰考。

她告诉记者,在“脑立方”的日常生活主要是到各地参加宣讲会,向前来咨询的家长展示“蒙眼辨色”和“过目不忘”,期末回老家考试。“去年比较忙,每几天都得出去一趟,经常1个星期6天在外面出差,展示成果,拿点补贴。”

江雪说,她在老家农村学校没心思读书,就跟着在“脑立方”工作的亲戚来到上海读私塾,不出差时由“脑立方”的老师教些文化课。像她这样可以为家长展示的孩子在上海有好几个,有些长期待在这边,有些是随亲戚暑假过来。

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说,“脑立方”的私塾未获办学许可,却诱使一些孩子放弃义务教育,已经涉嫌违法。

吴遵民说,这些骗术之所以屡屡得逞,归根结底是急功近利之心蒙住了家长的双眼。此外,教育行政、市场监管部门应对办学机构的资质严加审核,并加大对无证办学的打击力度。

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

潘旭 周琳 吴振东(据新华社上海8月9日电)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