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
四川首个医学女博士 女扮男装逃到成都求学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9-13 09:56:56)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
编辑:文瑾记者 李媛莉  

人物简介

乐以成(1904-2001),妇产科专家。雅安芦山县人。1932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,是华西第一位女博士,也是四川首位医学博士。中国妇产科学的先驱者和开拓者,著名医学教育家和妇产科学专家。在妇产科界曾有“北有林巧稚,南有乐以成”的说法。

1939年赴加拿大多伦多女子大学医院任职。次年赴美国洛杉矶市立医院妇产科进修。1941年回国任华西协合大学医院妇产科主治医生、副教授。1949年赴英国伦敦皇家医学院进修妇产科。1950年回国。后任四川医学院妇产科教授、教研室主任、医学系副主任等。

四川第一个医学女博士的故事,要从一张老照片说起。现居美国的易先德,原华西协合大学研79级校友,他说的这张老照片,是母亲和家人的合影。

照片里,穿黑褂长衫的两位老者双手交叉揣进袖口,站在中央,一眼能看出“家长”地位,身后是穿长袍和旗袍的年轻男女,还有两个幼童站在老人前方。泛黄的黑白画面和照片里众人的装束,诉说远去的岁月。

“1930年冬天,在成都惜字宫南街的‘仁济女医院’拍摄。”易先德说,当初的“仁济男医院”和“仁济女医院”,是现在成都市二医院的前身。“这一年,我大舅乐以壎牙科毕业,应邀赴山东济南齐鲁大学任教,并创建牙科医院。当时在成都的亲属为新婚的大舅夫妇送行。”

话语落到照片里的乐氏家人身上,易先德的情绪止不住翻涌:“乐和济、乐以壎、乐以成、谢锡瑹、易明志、乐以和、乐以琴、吴和光、乐以伦、孟体廉……每个名字都是一个响亮的符号,学界泰斗、杏林大医、军中英豪,都在这里面。”

其中的乐以成,正是四川第一个医学女博士,也是西南第一个医学女博士。

女扮男装逃到成都

首批与男生同校的女大学生

“中间两位老人,右边蓄胡须的叫乐和洲,也就是我的外公;左边是乐和济。”600余年前,一乐姓人士中举后被委派到四川芦山县任知县,三年任期满后,竟然因为凑不够盘缠返原籍地,便定居在芦山生息繁衍,到了乐和洲这一辈,已是经济雄厚的大家族,有田产、丝烟,还有商号经营黄金、麝香、食盐、布匹、杂货等。

易先德介绍,“外公这辈共兄弟三人,他是老大,乐和济是老二。”还有个老三乐和澄,不幸英年早逝,留给后人的故事不多。三兄弟不分家,大家庭所生子女统一排行,共10男8女,“因为第7女幼年夭折,所以习惯上一直说乐家17个子女。”

在易先德看来,最幸运的莫过于,父辈为乐家17个子女打开了“新世界”的大门。老大乐和洲负责经营家业,创造雄厚的经济基础,老二乐和济负责对外事务,并更多承担对后辈的教育和管理。年轻时,乐和济随传教士去过上海等地,见过世面,在当时是思想非常开明的老人,竭力主张下一辈应该接受现代化教育。“子女由他陆续送往雅安、成都、济南、南京、上海等地读书,进雅安明德中学、成都华西协合高级中学、成都华美女中、华西协合大学、山东齐鲁大学、南京金陵大学、上海光华大学等。”

四川历史上第一个,同时也是华西协合大学的第一个女博士乐以成,正是经乐和济的手,接出芦山。

1914年开始,乐和济在华西协合大学担任舍监。彼时,华西协合大学是中国唯一实行“牛津/剑桥模式”学舍制的大学,学校由多个学舍组成,每个学舍都有独立的教学楼、宿舍楼、运动场等,舍监(又称院长)负管理全责。

“我曾见过乐和济在华西坝着长袍骑‘洋马(自行车)’的照片。当年的成都,就只有华西坝的洋人有‘洋马’,市面上几乎看不到的。所以他是成都第一批会骑‘洋马’的国人。”说起自己的二外公,易先德满是赞佩。

不仅如此,“第一女博士”乐以成过去谈到乐和济时,也感慨“真正要感激二爸当年把我接到成都读书。要不然,芦山就多了一个地主婆,而中国就少了一个妇产科学家。”

1905年9月26日,乐以成出生在芦山乐家,女孩当中排老二,人称“二姐”。在父亲乐和洲出资办的小学里读完书后,一度被父辈留在家里帮忙管理家务、做账、处理家族书信往来等。

易先德告知,乐和洲接受过一些新思想,所以允许家里的女儿不裹小脚等,但仍会要求女儿按照风俗早日出嫁。于是,当家中兄弟陆续被送到外地深造后,乐以成却被留在家里准备找婆家。

“二姨妈并不愿意,她也想到成都读书。”16岁时,时任华西协合大学舍监的二爸乐和济给乐以成带回消息,成都有女子中学正在招收适龄女学生,他想把乐以成接到成都读书。有二爸的支持,乐以成坚定信念要摆脱父亲的包办婚姻,她找来哥哥的旧衣服和鞋帽,女扮男装悄悄离家往成都去。

走到雅安时,消息传到了乐和洲耳朵里,父亲勃然大怒随即派出佣人要把她领回家。这时,母亲出马使出一招“放狗撵羊”计帮了乐以成:深知女儿性格倔强,有志向就一定要做,乐以成的母亲悄悄给佣人一笔钱,明为去追乐以成回家,实际上是暗中护送她去成都求学。

乐以成读中学期间,成都有13个女生因为本地没有女子高等学校,不得不到北平或南京读书。1924年华西协合大学开先河,首次招收女学生,成为西部第一所男女同校的大学,乐以成那年刚好高中毕业,和另外7个女生一起考入,“这在当时是非常领风气之先的举动。”

女生院成“禁宫”

要追乐以成见一面都很难

开先河的男女同校当然发生了很多浪漫故事,乐以成和丈夫谢锡瑹的故事也在里面。

华西协合大学为乐以成等女大学生修建了女子学舍,封闭起来不对外开放,甚至有人戏称作“禁宫”。在当时的男学生曹钟梁的回忆里,“女生到教室去上课,来去都有一个老妈子送接,避免她们与男生有接触。”所谓“老妈子”其实是负责管理女生的女传教士。

“医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大学生”吸引力太大,常常有人慕名前来看稀奇,乐以成甚至坐过轿子上下课,“学校怕引人侧目,想把女学生这样藏起来。”

当1928年谢锡瑹转学到华西协合大学时,对乐以成已经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。据说仪表堂堂的谢锡瑹当时是众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,甚至有姑娘从长沙追他到成都。但谢锡瑹还是被成绩优秀的乐以成吸引,但他连见乐以成一面都很艰难。“男女同学见面不容易,尤其是医学院只有乐以成一个女生,每天身边都跟着‘老妈子’,谢锡瑹追她追得很辛苦。”曹钟梁说。

后来女生进入学校多了,她们慢慢可以自由进出,但男生想见女生,只能在女生院会客室约见。乐以成和谢锡瑹的爱情,就这样在众目之下生长,直到后来两人结为夫妻。

1932年,乐以成毕业了,她获得华西协合大学第一个女医学博士学位,同时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,留校定专业为妇产科。乐以成毕业后,曾和谢锡瑹一起到北京协和医院进修,师从中国妇产科泰斗林巧稚。

1938年后,乐以成先后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、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和英国伦敦大学皇家医学院进修、攻读博士后,求学路上马不停蹄。给外国同行留下最惊人的记忆是,乐以成曾在医院三天三夜,完成了18个手术。

学术领域的“拼命三郎”,在生活中也不输人。乐以成和谢锡瑹生育三个子女,都培养成了华西医科大学的学生,像父母一样从医。乐以成的女儿、现任华西第二医院妇产科医生的谢蜀祥,最记得母亲的严厉,“她既是我的妈妈,也是师祖,又是共事30年的同事。”谢蜀祥坦诚自己有点“害怕”母亲,“她要求很严格,尤其是工作中不容许出一点差错,出错会毫不留情被训斥。”

谢蜀祥还记得小时候生活中的点滴,乐以成会手把手教孩子做事,譬如嘱咐拖地时先用湿布拖一次,再用干布擦一遍。“大多数时候,她会包揽家务。”

乐以成和谢锡瑹的缱绻深情也深深印在子女的脑海。谢锡瑹70岁时因脑血栓瘫痪在床,洗澡、喂饭、端屎尿等全由乐以成照顾,每天出门前她会抚摸谢锡瑹的头告诉他“我走了,很快回来”,下班到家又第一时间向谢锡瑹报到。如此精心照料下,谢锡瑹在床上度过了10余年。

85岁还在门诊看病

曾经当面劝邓小平少抽烟

有人把乐以成与她的老师、我国妇产科泰斗林巧稚并称,说“北有林巧稚,南有乐以成”,易先德觉得这话不无道理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到成都讲学,他专门带着夫人和女儿登门向乐以成道谢,感谢乐以成40多年前救了他的妻女。原来当年他在成都教书,夫人临产前患先兆子痫、妊娠高血压,发生水肿、抽搐等症状,十分危险。乐以成果断为产妇做了剖腹产手术,保母子平安。

雅安市芦山县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的资料披露,乐以成救过的妇女和婴孩数以万计,直到85岁高龄她依然还在看门诊。1980年7月的一天,年近8旬的乐以成出诊,看的病人是邓小平的夫人卓琳。那一天,乐以成在成都金牛宾馆见到卓琳,因为乐以成是全国政协委员,两人早就认识。相互问候之后,乐以成却不着急给卓琳看病,反倒是提要求,“想见小平同志。”

卓琳告诉她,邓小平正在和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谈工作。没想到乐以成却坚持称,“谭书记是经常见小平同志的。我是个小人物,很不容易和小平同志说话,我只想和小平同志讲几句。”没想到乐以成这么固执,卓琳硬着头皮从里屋叫出了工作中的邓小平。

卓琳好奇着乐以成说的是什么“重要的事”,没曾想她直率地说:“小平同志,看见你身体这么健康,我很高兴。不过,我作为一名医生,有责任劝你,为了你的健康长寿,要少抽烟!”

2001年4月,96岁的乐以成去世。

16岁女扮男装只身逃到成都求学时,乐以成也许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精彩。从华西协合大学第一个女博士,到中国妇产科专家、被国务院授予终身一级教授荣誉,乐以成60年悬壶济世路,始终践行着她终身奋斗的誓言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李媛莉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